• 读《中国文化心理学》 李震

    读《中国文化心理学》


              ——咏“和”字


    盉和龢字同根生,粟米嘉谷好养生。


    谐音曰龢六律美,调味名盉五味成。


    嘴巴品尝知优劣,膳馐烹煎达适中。


    从此和字精义在,华夏浩荡哲思风。


    【附记】


           “和”,《说文解字》说:“和,相应也,从口,禾声。”是会意字,在金文里,“口”或在右或在左,本义是“调味”或“和味”。“调味”的含义有两种,用作动词,指“调味”(调和味道)之义;用作名词,指“用调味品配制出的美味食物”之义。从逻辑顺序看,先有动态过程,后有静态结果。“禾”在甲骨文和金文里,像一棵成熟了的农作物,其上端那向左或向右弯曲的一划像沉甸甸下垂的穗子,中间有叶子,下部有根。《说文解字》说:“禾,嘉谷也。”就是“小米”。“口”,《说文解字》说:“人所以言、食也。”指说话和进食。“禾”要成为美食,必须经过厨师调配五味才成,此种由口所体现出来的“调”即是“和”。


    “和”的引申义是“调声”或“和声”。作动词指“调和五声六律”的动态过程,作名词指“调和五声六律之后得到的美妙和谐音乐”。


         “盉”,《说文解字》说:“盉,调味也。从皿,禾声。”或作古器名,为酒调和之器;或作“调味”讲,段玉裁说:“因其可以盉羮而名之盉也。”


         “龢”,《说文解字》说:“龢,调也,从龠,和声。”“龠”字在甲骨文和金文里都是象形字,本指一种竹管编成的乐器,似笛而稍短小,有三孔、六孔、七孔之别。“龢”的本义是从多孔乐器中发出的不同声音进行调节,使之成为和谐音乐之声之义。


         三字起源都很早,至少在金文里都有三字相应的写法。从三字含义来看,当作“协调”“调和”“调制”“调校”等义理解时,可以换用。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里说:“调声曰龢,调味曰盉。今则和行而龢、盉废矣。”“和”字可以兼指“调声”和“调味”,故最终代替了“龢”与“盉”。


          三字开始可以并用后只用“和”,既体现了汉字发端的多元性,又说明汉字总是朝着实用、简化并规范的方向发展。


                                          2014年2月2日




    时间:2014-02-04  热度:346℃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