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邓林无声逐壮歌 李震

    邓林无声逐壮歌

    ——莫立刚老师《有声无声集》序

                                         李 震

    我和莫立刚老师相识是在1983年暑假。那年我在赣榆县中学担任高三(1)班和高三(6)班语文教学工作,刚刚带领学生参加了高考,自己就转入紧张的复习工作。因为江苏教育学院招收中文本科脱产进修生,当时我只是专科学历,需要参加本科中文进修。经学校批准,我有幸参加了招生考试,以全省中文第二名的成绩被录取了。记得8月16日收到录取通知书,心情非常高兴。向学校领导作了汇报,学校考虑找一个高中语文教师接替我的语文教学工作。于是,就从赣榆县城头中学调来莫立刚老师。莫立刚老师从当时的徐州师范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赣榆县城头中学教语文,教了一年半,工作非常出色。到赣榆县中学报到时,学校领导向我介绍了他。我打量这位24岁的年轻小伙子:个子高挑,腰杆笔直,气宇轩昂,眉宇间满是憧憬。

    两年后,我毕业归来,就成了教学上的搭档。当时,赣榆县中学高中六轨,到高二时分文理班,每个年级两文四理。学校让我接替徐福栋老师的教学工作,带文科高三(2)班语文兼班主任,莫立刚老师带高三(1)班语文兼班主任。送走了八六届毕业生后,我就到教务处任副主任,又同莫立刚老师回到高二年级教文科班,他教高二(1)班语文兼班主任,我教高二(2)班语文兼班主任。七年后我任教务主任时,莫立刚老师也到政教处任副主任。我们在思想上相互理解,在情感上相互沟通,在教学上相互学习,在工作上相互支持。至2000年9月,我被市教工委调到连云港师专科研处主持工作,我俩在赣中同事十四年。

    莫立刚老师是一个备课非常认真的人。高三语文组办公室在当年学校小红楼二楼向阳的一面,阳光充足,楼前高大的法国梧桐不时地在办公室洒下斑驳的影子。记得每逢周一,都要集体备课,一人主讲,其他人参与讨论。每逢莫立刚老师主讲,他都会写出详细的讲稿,包括新课文教学目标、基础知识、教学流程安排、教学重点分析、教学方法运用、作业题选择等,一丝不苟。他的备课也是非常详细,先在教本上勾勾画画,圈圈点点,书页上写满了批注,然后再在备课本上写出详细的教案。每教一篇课文,课文都被他搞得“烂熟”。上课的质量全在备课的功夫里,没有备课的功夫也就没有上课的高效。每逢教学检查总结,在“备课优秀”的名单里,都会有他的名字。他的钢笔字清秀如其人,细长挺拔微斜,“莫氏体”突出,正如他的学生刘沙在回忆文章中所言:莫老师的字“俊秀遒劲,瘦削有力,坚硬如豆,还有点斜风细雨般稍微倾斜”。

    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学语文教学改革风起云涌,钱梦龙的“三主四式导读模式”、魏书生的“自学六步法”教学模式、育才中学的“读读、议议、练练、讲讲”模式对赣榆县中学语文教学影响比较大,语文组多次派人外出学习,回校后宣讲实施。把培养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特别是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作为教学的核心任务,把知识的学习与能力的培养训练紧密结合。莫立刚老师在语文教学实践中积极探索,善于选择教学的切入点,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调动学生的学习情绪。记得1986年有外地语文教师来学校听课,学校安排莫立刚老师执教《雷雨》一文,他以“雷雨”标题切入,引起悬念,“悬”而不解,引导学生步步探究。先和学生讨论人物关系,再以表格形式理清时间、地点、事情,然后抓住抓住矛盾冲突,通过戏剧语言推敲人物性格。课堂上,一会儿让学生分角色朗读,一会儿形成论辩场景,一会儿引导学生推敲潜台词,整堂课上得风生水起,起伏跌宕。听他的课,学生会得到思辨的陶冶、智慧的启迪。

    考察莫立刚老师语文教学发展轨迹,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应是他的“好课”追求期。莫立刚老师一直在追求“好课”,重视“双基”,提高质量;扣紧范文,进行语言训练;培养语感,提高学生的语言素质。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至二十一世纪《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的颁布和语文新教材的使用初期,是莫立刚老师“语文个性化教学实践期”。莫立刚老师在教学实践中追求个性化教学,在课堂上尊重学生的个性化需求,以灵活多样的形式来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他认为任何一篇文章都是作者情感和个性的凝结,体现出创造的个性。因此,也必须作出个性化的处理,以个性化的教学形式来促进学生个性化的理解,促进学生个性化的发展。在课堂上,他以丰富的想象激活个性,以理性的思辨形成个性,以深刻的批判张扬个性。在文本个性化解读上,他先后发表了《周庄的“绝版”——<绝版的周庄>赏析》《闪耀着人性之光的礼治画卷——<侍坐章>评析》;在个性化教学理路上,他先后发表了《想象 思辨 批判——新课标背景下的个性化阅读教学探微》《一粒沙里见世界 半瓣花上说人情——文本探究性的三个切入点》等论文。自《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颁布至今约十年时间,是莫立刚老师在教学实践中积极构建“高中语文和谐生态课堂期”。莫立刚老师认为生命是成长的,师生存在着生命关系,课堂上需要教师、学生和文本进行平等而多元的互动和对话。这些观点都体现在他撰写的《新课程背景下的语文阅读教学新策略》之中。他设计了数种课型:“导读型课型”“自读型课型”“鉴赏型课型”“探究型课型”“随意性课型”,这些课型都体现了课堂生态的和谐平衡;他善于营造和谐高效语文课堂教学“气场”,发表了《气生场自在,润物细无声》一文,认为语文课堂上的“气场”“是教师、学生、教材三者之间共鸣、共振的良性互动,从而使语文课堂产生一种强烈的感染力与吸引力,使师生产生一种和谐愉悦的教学体验”;在和谐生态课堂上,他善于进行审美教育,关注学生情感的发展,让学生受到美的熏陶,培养学生自觉的审美意识和高尚的审美情趣,这些观点和经验都体现在他发表的《让语文课堂开出“美”的花朵》一文中。

    从“好课”追求到“个性化教学实践”,再到“和谐生态课堂”的构建,我们清楚地看到莫立刚老师在语文教学上的不懈追求。在三十年语文教学实践中,由于他孜孜不倦地追求,他才能不断地跃上“葱茏”。从专业发展上来说,他先后被评为连云港市中小学首批名师、首批港城名师工作室主持人、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从行政管理上来说,他先后任班主任、年级组长、团委书记、年级主任、政教主任、教务主任、副校长、校长,从教30年,做过9年班主任,教过16届高三语文;从获得荣誉上来说,他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受到国家教育部、人事部表彰。分析莫立刚老师的专业发展因素,固然有着时代的机遇、赣中文化的哺育、语文组集体的正向引导和浓厚的教科研氛围的熏陶,但从他个人因素来说,具备了以下几方面的优秀素质。

    真实之情。他热爱语文教育事业,在辛勤的耕耘中享受着语文的快乐。他对语文很钟情,很专一,心里始终装着“语文”。他常常沉浸在语文世界里,心无旁骛,不感到寂寞,因为他非常热爱教师这个神圣的职业,非常珍惜语文教师的“名节”。他说:“我是用生命来热爱着语文,语文也以自己的乳汁滋养了我的生命,我把热情献给了语文,语文以花果的浪漫回馈了我多彩的人生。你报我多情的回眸凝望,我许你一世的浪漫怀想。”他读徐师时就感受到中文系的师生“那种进取的思维、质朴的性格、崇高的追求”,走向语文教学岗位后,怀揣着多彩的语文梦,踏上了讲台,“内心充满了无上的使命感与光荣感”。他对语文教育职业的真实之情和执著之爱,是他专业成长的重要动力和推力,使他能够突破专业发展的高原期和停滞期,不满足于现状,坚持不懈地探索,在学生心田中开辟出一片绿洲,播散真善美的种子。夏丏尊先生在译完意大利亚米契斯的《爱的教育》一书后在《译者序言》里写道:“学校教育到了现在,真空虚极了。单从外形制度上方法上,走马灯似的变更迎合,而于教育的生命的某物,从未闻有人培养顾及。好像掘池,有人说四方形好,有人又说圆形好,朝三暮四地改个不休,而于池的要素的水,反无人注意。教育上的水是甚么?就是情,就是爱。教育没有了情爱,就成了无水的池,任你四方形也罢,圆形也罢,总逃不了一个空虚。”莫立刚老师对教育、对语文教学就是怀揣着真情和真爱,这往往又导致了他上课有时候会自我陶醉得目无一切,不知今夕何夕。在赣榆县中学,他“拖课”是出了名的,有一次上午上最后一节课,他拖了一个小时,也曾受到善意的“指责”。我想,这大概就是他上课常常会“自我陶醉”的缘故吧。这是他以真实的生命状态阐释了他对语文教学的真实之情。莫立刚老师在文集中多次提到他喜欢以生命追逐太阳最后化育为一片桃林的夸父形象,这正是他对语文教学、对学校一片真情的独白。《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夸”者,大也。“父”者,矩也。古文字中,“矩”与“巨”相通。夸父是巨人,他不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巨人,而是中国神话中巨人。“夸父逐日”中的“夸父”是远古时代水神部落的首领,“日”象征着以黄帝为代表的日神崇拜部落,这次远古的战争的结果是以夸父为代表水神部落败于以黄帝为代表的日神部落。于是夸父“弃其杖”,表示夸父放弃了争帝的权利,融入到黄帝的阵营,其杖“化为邓林”,表达了和睦永恒的美好心愿。夸父逐日的动因表面上看是“欲追日景”,内在隐喻是对光明和真理的追求。理解了这些,我们就会理解作为语文教师的莫立刚老师是如何想在语文教学上有所突破的焦虑与期待、坚持与探索,也会理解作为学校领导的莫立刚校长为什么会察纳雅言,把遮蔽了校园美景有着“气场”的“无字石”埋于荷花池畔“知园”中人所“不知”之地。这真是夸父式的壮举!其背后就有着对语文对师生的真情和大爱。

    朴实之品。有人说:“真实与朴实是天才的宝贵品质”。莫立刚老师有着朴实的品质。他的生活很朴实,早上到校很早,常常用煎饼包点虾皮带到办公室,到校后把煎饼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就去班上看学生早读,有时候早读连着第一节语文课,等上完课回到办公室里,忙着备课或改作业,常常忘记了吃煎饼。把“废寝忘食”这个成语用在莫立刚老师身上是非常恰当的。我和莫立刚老师都是农村人,我是石桥镇白石头村,他是城头镇白石头村。我在海边上长大,他在山区长大。在农村特定的年代、特定的人生际遇下的那种贫穷与饥饿,磨砺了他的身心和品格。他说,“艰难困苦”是生活馈赠给他的最温润的美玉。他的班级管理朴实无华,从不搞花架子;他的学校管理严谨有序,希望办一所“没有标语口号的学校”;他在语文教学中能够“静下心来教书”,追求朴实高效。这些都源于他朴素笃实的思想品格。

    踏实之态。他的班主任管理非常踏实,“坐班”是有名的“莫氏管理”法。自习课肯定是坐在班级里批改作业或者备课,刚接手新班时,其他学科老师上课,待快下课时,他就会跑到班级后门口站着,看学生在快下课时的表现。待任课老师下课了,他就从后门走进教室,“低着头在教室里来回走两圈,然后就站在门口,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说,眯缝着眼,抽着烟。等上课铃声一响,任课老师来了,他就离开。”从他的学生刘沙回忆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出莫立刚老师的工作责任心是多么强烈。在这些生活细节的背后,是莫立刚老师对学生的大爱和教育责任的担当!许多语文老师不太喜欢批改学生的作文,有时候打个分数或者写个“阅”了事。莫立刚老师批改学生作文是非常下功夫的,学生王宁写了一篇《寻找失落的家园》,他洋洋洒洒地写了千把字的赏析文章《一泓源自心灵深处的清泉》,干脆拿去发表。学生尚奕萱参加省作文大赛,写了《微世界》获特等奖,他写了两千余字的评析文章《见微知著,大气磅礴》,这让学生受到多大的鼓励啊。没有“寂寞”的踏实,没有“冷板凳”的坐功,很难做到。

    扎实之行。当年赣中语文组的同事们在语文生活中行走的方式各有各的不同。有的善于构思课堂,注重教学细节设计,体现出润物无声的教风,如朱从元、李金兰、沈琴惠、周秀兰、杨泗会、柏业顺等老师;有的大气磅礴,左右逢源,善于教学扩展,如程磊、张绍华、宋恒等老师;有的善于在教学中融入文化,引经据典,刻意于文化语文,如王儒良、何宜隆、张勇、张永强等老师;有的步步为营,注重基础,讲练结合,体现出简朴平实之教风,如邱英明、吴茂祥、程益广、井源江、王裕平、李传江等老师;有的语言幽默,意趣横生,课堂充满机智灵巧,如刘跃夫、王经军、王锦起等老师;有的在语言文字中寻找到人文因素,课上得有情有意,如张玉堂、张永强、尚延联、窦永超、姜涛等老师;有的注重审美引导,课堂上洒满生命的阳光,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如徐福栋、吕凤鸾、董自安、莫立刚、徐立刚等老师。但语文组同事不管行走方式如何,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扎实:态度扎实,备课扎实,教学扎实,批改扎实,研究扎实。否则,我们就会无法理解赣中语文组从1995年至2012年二十年时间里产生了八位特级教师、五位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莫立刚老师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取长补短,形成了自己扎实而又富有特色的教学艺术,心中有着诗意的感情和审美的清泉,步步走得扎扎实实。

    莫立刚老师的这本《有声无声集》共分四个部分。“守望与追寻”收录了他的阅读与写作论文,反映了他对语文理想的守望和对语文教学新境界的追寻;“时光与记忆”收录了他的生活随感和教学体验,呈现了他对生活的记忆与热爱;“交流与互动”是以讲座和作文点评的形式,与学生互动,让人分享他对文学与人生的思考;“寄望与期盼”虽是他的一些讲话稿,但意在启发生命主体的觉醒,字里行间洋溢着学校管理者的人文情怀。这四部分比较全面地表达了莫立刚老师三十年来对语文教育和学校管理的心声,这声音既是他情感交流的软语,也是他生命的壮歌,是谓“有声”;但这“有声”的背后却是深沉的思考、冷静的反思和经验提炼,是他生命之杖幻化的一片邓林,是谓“无声”。故曰“有声无声集”。

    这并不是所有的语文人都有这样的生命自觉和足够的修养。

    适逢省赣榆高级中学打造“学术校园”,督促名师著书立说,莫立刚老师编撰此书。稿成,嘱我作序,自觉力所不逮,坚辞者三,无奈莫立刚老师厚爱于我,再三责我,又寄来书稿清样。省赣榆高级中学徐光静校长和莫立刚老师的高足现履职于连云港市政府的刘沙副秘书长亦有电话督促,原赣中同事、现任省新海高中副校长张勇老师亦常来秋未尽斋关注询问,给我施压,只好放下冗事,静心阅读书稿,说了以上该说的话。

    谨以为序。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  于秋未尽斋

    说明:《有声无声集》将由江苏教育出版社于2015年上半年出版

    作者是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三级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全国中语会青年教师专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江苏省中语会副理事长、连云港市中语会理事长


    时间:2015-11-19  热度:300℃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