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走在语言的世界中

    行走在语言的世界中


    ——我在江苏丹阳评课


    李震


      2006年11月1日至4日,全国中语会和《中学语文教学》编辑部联合在江苏丹阳市吕叔湘中学召开了“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先生语文教学思想研讨会”,会上,南京十三中曹勇军等三位语文老师分别执教《前方》、《母狼的智慧》、《我为什么而活着》。听了三堂课,我最想讲的一句话就是:语文课就是要引导学生“行走在语言的世界中”。
      “行走在语言的世界中”就是要认真研读文本,从文本出发,切实提高学生的语言和语言表达能力。我在扬州听过一堂《紫藤萝瀑布》,听课时写下这样一段话:语文课堂应该让学生想象的脑海里张满了疾驶的风帆,在闪光的语言河流上航行;应该让学生理解作者自我砥砺的情怀,品尝作者满装生命体验的语言的酒酿,从而增加内在的语言积累,获得一种极为宝贵的精神蓄能。这正是我对语文课的期盼。
      语文课应该重视文本的研读。在《我为什么而活着》教学时,执教老师用“你喜欢哪句话”领起,学生讨论发言,紧紧扣住文本。如有的学生讲喜欢第一段。的确,第一段分两层,一是写支配一生的三种激情,二是写三种激情对作者生命的影响。有的学生从思路上分析,既指出了本段内部的层次,又说出了这一段在全文中的纲领作用。如果没有对文本的仔细研读,就不可能准确地把握。有的学生指出语言特色,作者用比喻“像飓风一样”,写出了“三种激情”震撼的力量。有的学生从语言上品味,指出“苦海”一词写出了作者的人生体验;“肆意”与比喻修辞格配合,写出了“三种激情”的强烈。这都是研读文本的结果。
      曹勇军教学《前方》。这篇文章有着新奇的立意、丰富的想象、虚实相生的笔法,有着优美、凝练、含蓄的语言,有着悠远绵长的情韵。它的深刻性在于作者丰富深刻的对人类心灵漂泊和流浪感的关怀与悲悯。曹老师在设计教学时,特别注意对语言的品味,一是通过压缩句子,如“人们早已发现,人生实质上是一场苦旅。”压缩成“人生是苦旅”;二是抓住关键句子,如第11段承上启下句子,细细引导学生品味。“人的悲剧性实质,还不完全在于总想到达目的地却总不能到达目的地,而在于走向前方、到处流浪时,又时时刻刻地惦念着正在远去和久已不见的家、家园和家乡。”承上句子的理解,认识苦旅的两层含义,即第10段中皮肉和精神;在认识启下句子,深入句中,“正在远去”、“久已不见”,让学生理解一在旅途,一说明离家很久了。作者的感情,通过这样地引导步步深入。在此基础上,曹老师又设问:“出家又想归家”,这两者不矛盾吗?这一问题的设计,统领了对下面古诗词的引用部分。曹老师在引导学生思考“出家又想归家”矛盾性问题时,也特别注意让学生回答问题时“从原文看”。这样设计,就是引导学生行走在语言的世界中。
      《母狼的智慧》一课,研读的方式可以概括为:画一画,读一读,说一说。比如师生讨论过“居然”,“在白天它居然瞒过了我这个老猎人的眼睛”,“居然”说明出乎意料之外,反衬了“狼的智慧”。通过这种方式,学生基本上把握住了“母狼的智慧和猎人的感情”。但是,我们从课堂流程来看:初读课文,感知内容;文句讨论,发表感受;探究性格,扩展比较。显然对文本研读不够。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对字词研读不够。这篇课文虽然文字简洁形象,但通过对文字的琢磨,可以让学生体味出丰厚的内容来。如“我一边走一边想”,“正打算走”,两个“走”意义和时间都不一样。前者正常走,后者为返回。又如“狼妈妈转头向一座巨大的沙丘爬去”,其中的“转头”“爬”,前者是调转方向,后者是要花气力,为什么用这两个词?联系后文可以看出反映了母狼的智慧。
      其次是没有注意到叙事的详略。写母狼的智慧,选用了两个片段:一是概说母狼的智慧之一,即母狼带着小狼过河;二是详细叙述追捕之事,反映母狼的智慧之二。可谓详略得当。在详叙中又记叙、描写和议论相结合,以记叙为主,众星拱月,为了突出母狼的智慧。
      在这篇课文中,狼的智慧是通过“用爬坡的优势赢得时间”、“藏好幼崽”、“反向奔跑”、“抹平痕迹”等细节描写来表现的,本应在这些文句上下功夫,但把功夫下在探究比较上,拿《狼和小羊》《狼三则》比较,最后又放《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的画面和歌词,学生归纳出“环保”和“人不如兽”这些和课文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实在是令人一头雾水。
      实际上,课文后有三则材料,一是从生物学角度介绍有关狼的的知识,一则是从进化演变的角度说明狼和狗的关系,三则是从生态角度启发人们思考如何对待和认识狼。语文教师要引导学生从语言特色上作比较。语文课不是生物课,不是环保课。毕淑敏描写了“聪明”“神勇”的狼;蒲松龄描绘了“狡猾”“凶残”的狼;《中国大百科全书》介绍了充满兽性的狼;《狼和鹿》叙述了由打狼引起的生态失衡的事实。教材还通过“对中外成语、谚语、故事中狼的形象,应该用哪些词语来刻画?……从成语、谚语、故事中可以看出,人们对狼的态度,可以用哪些词语来描述”等语句引导学生自主质疑与思考,不是向学生灌输大量的知识和道理,而是给学生提供自由的空间,让他们自主学习,提高语言表达能力。
      “行走在语言的世界中”就是要加强诵读,包括背诵,让学生形成一定的语言反应机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巢宗祺先生说:要理直气壮地让孩子记忆对他们的终身发展有用的东西,要让学生广泛阅读,要加强诵读,包括背诵。……在让学生记住一些内容的同时,使他们形成一定的语言反应机制,“背诵”是一个重要途径。另外,在背诵过程中,还让学生经历了审美体验,受到了情感及文化的熏陶。因此,背诵,是一种体验的过程、感悟的过程。《母狼的智慧》一课,在一上课时,老师就让学生大声朗读,要求学生在朗读过程中试着读出你的感受来。然后再自由朗读,划出自己感动的句子,再在小组里读给其他同学听。从全篇朗读到对受到感动的句子的朗读,由面到点,重点放在受感动的句子,这就让学生形成了一定的语言机制。王爱武老师执教《我为什么而活着》一文,在导入课文后,也是先让学生自由朗读,目的在于初步感知课文;然后再引导学生齐读课文,体会感情;最后,又指名朗读。教师引导说:罗素用心写文章,同学们用情来读文章。那位女同学声情并茂,吐字清晰,饱含感情,抑扬顿挫,那优美的朗读深深地感染着其他的同学。可以说朗读让学生形成了一定的语言机制后,对罗素的思想、境界有了更深的理解。
      “行走在语言的世界中”就是通过对语言信息的感受,能够丰富学生的心灵,凝聚成主体内在的精神力量,形成个性化的阅读。实施个性化阅读,教师要对学生的阅读现状了然于胸。学生是千差万别的,他们对文本的理解,因为知识水平和生活经验的不同,自然会存有差异。有一篇高考作文《什么是语文》,其中有一段作者是这样写的:“天空中一丝云儿飘过,淡淡的、自由自在,你觉得真好,这就是语文;初升的朝阳光芒万丈,你觉得生机勃发,这就是语文;如血的残阳映红半边天,让人无限留恋,别忘了这也是语文。语文是那巍巍昆仑,是那草叶上久久不肯滴落的露珠,是古城旧都中国色天香的牡丹;语文是那无声的冷月,是那静谧的荷塘,是秦皇岛外滔天白浪里的打鱼船……”这个考生把自然的、文学的积累化做自己的个性化语言,充满了创造。所以说,语文课堂教学是一种通过语文知识引导人的智慧成长的艺术,是人对人智慧的引导、激发和唤醒,是人们心灵的体操和精神的交流与对话。
      作家写作本身就是个性化的文本。请看《前方》第10段,三层意思:第一句概说人生实质上是一场苦旅,这些从精神上说的。接下来描绘照片上的内容,对照片的内容理解就是体现了作家的个性化,尤其是那个特写镜头,那位男子手托下巴远望的情态。最后从“当然”开始的第三层,写没有皮肉之苦的旅行者,他们对前方的期盼和对家的眷恋,也同样充满了精神之苦。这也是个性化理解。同样,引导学生学习也同样要有着个性化理解。当学生接受了文本信息,作者的感情引起了学生的共鸣,读者与做作者情感上会通了,读者的精神上就会感到丰富和充实,从而壮大了精神力量。
      《我为什么而活着》一课的结尾,执教教师设计了罗素三副照片:一幅微笑,一幅严肃,一幅痛苦。学生描绘场景,看图说话。学生回答带有猜想性、生动性和创造性。尤其是第一位同学描绘说,应该是微笑着看着他的夫人,很幸福,也许他的夫人在一边洗着衣服,沉浸在家庭幸福之中。这位学生联系课文,罗素是把“爱情”放在第一位的。这种由课文生发出来的个性化解读符合阅读的规律。这种个性化解读丰富了学生的心灵,她在理解罗素心灵的美好时候内心也充满了幸福和甜蜜,这就是从学生的兴趣、爱好和个性化选择出发去拓深、拓宽语文课程的内涵和外延,这时教师就成为学生各种精神资源的开发者了。
      这样看来,三维目标中“情感态度价值观”决不是外加的,它是和对语言的感悟同时产生的。
      “行走在语言的世界中”就是要注意通过对话来形成一个“你——我”的关系世界,在丰富多彩的对话世界里提升学生的语言综合素质。罗杰斯指出,要想培养学生的创造力,必须要形成和发展学生的“心理安全”和“心理自由”。这就是说,对话教学就要营造一个心理安全和心理自由的氛围,师生以平等的关系,开放的心态,谦虚的态度,双方相互信赖,教师宽容,学生主动,让教学过程有感染性和带动性,形成一定的教学气氛的支持,相互交流彼此的思想,在交流思想中让学生提高言语表达的技能。有的学者认为,对话目的不仅仅是知识的传递,也不仅仅是为了求得共识,更多的是视野的拓展和精神的会通中语言载体的运用。这是很正确的。
      执教教师上《母狼的智慧》时,引导学生发言谈谈喜欢的句子,就是师生对话,生生对话,如对狼为什么用尾巴扫过,不用爪子搞平,在对话中体现出较好的理解。
      《我为什么而活着》的执教老师在和学生对话时,适时地补充进罗素的经历:反战入狱,反抗专制,参加禁核运动等,很好地拓展了学生的视野。
      如《前方》第5段“外面有一个广大无边的世界”,这是基本判断,构成了本段第一层次;接下来4句写外面世界的特点、作用和诱惑力;最后一句写导致的结果“因此,人的内心总在喊:走啊走!”如果通过师生对话,理清思路,就把握住了作者的思维流向。曹老师设计第三部分时安排了一个造句教学环节,这是通过对话形成了动态的生成。
      “行走在语言的世界中”就是语文教学在重视教学内容的理性内涵时,要特别关注教学文本的非理性内涵的表达,采取恰当地教学形式来提高课堂教学效率。辜鸿铭先生说汉语是儿童的语言,不能按照理性法则机械地分析与理解,而需要直觉与顿悟。我们对《前方》第7段分析:“人的眼中、心里,总有一个前方。”这也是一个富有哲理的基本判断,心中有目标;接下来写前方情景不确定性的描绘和前方的诱惑,最后一句“他们不知疲倦地走着”,这是写旅者的旅行状态。这三层构成了一个“目标——原因——状态”的语言段。其中第二层里先写情景“朦胧”“闪烁”的特点,再写前方的特点给人们带来的精神状态。对这里的语言就不能按照理性法则机械分析与理解。比如“朦胧如雾中之月,闪烁如水中之屑”,写“前方的情景”,按照机械地理性分析很难到位;这些描写就是方智范教授说到的:意境的鲜明与朦胧之分。执教教师应该引导学生感悟,直逼内在的涵义。
      我认为,新课标背景下的语文课堂教学存在着的三大问题是:
      教师的课堂教学语言是最能引起学生动态生成的诱因,但教师对学生的回答问题的评价总是软弱无力,不能很好地引领学生课堂语言的健康生成。本应是精彩地对话生成,但执教教师总是用“好”、“很好”、“有道理”、“不错”等忽悠性的语言搪塞过去。
      拓展训练的思路带来对文本研读的冲击。我们本应该在文本上下功夫,但为了追求所谓的大容量,执教者往往找同题材或者同体裁的文章,进行拓展训练,这样势必会影响对文本的研读,不深不透,蜻蜓点水,这是弃本的做法。语文课上不是不要拓展训练,但一定要搞清目的,拓展是为了让学生加深对教学重点地理解,让学生更深刻地把握课文。
      生活资源的联系和挖掘带来语文味的缺失。有人说,教学过程就是学生的一种特殊的生活过程,这个过程单一了,学生发展就会单一;这个过程丰富了,学生的发展就会丰富。但是不能忘却语文,重在关注学生的语言表达。许多教师在语文课上联系现实,不去关注学生用什么样的语言表达,而是片面地关注“意义联系”,这就导致了“语文味儿”的缺失,影响了语文课堂教学质量的提高。比如我们引导学生联系生活中父母的疼爱和老师的关怀,德育课堂关注的是:让学生通过回忆体验到幸福和快乐,认同其中所蕴含的道德价值;而语文课则关注的是在回忆的过程中用什么语言来表述,教师应该在叙述的思路、运用的句式、选择的词语等方面进行指导。这正是学科分野所在。



    和华东师大教授方智范先生合影留念



    和全国中语会会长、首都师大教授陈金明先生合影留念



    在会议上评课,与同行们交流

    时间:2010-01-26  热度:888℃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