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醉翁亭记》中“也”字的妙用

    谈《醉翁亭记》中“也”字的妙用


    李震


      刘勰说:“夫人之立言,因字而生句,积句而成章,积章而成篇。篇之彪炳,章无疵也;章也明靡,句无玷也;句子清英,字不妄也;振本而末从;知一而万毕矣。”(《文心雕龙·章句篇》)刘大魁也说:“论文而至于字句,则文之能事尽矣。”(《论文偶记》)他们都十分强调字句的运用。古代的文章巨擘在他们的写作实践中,也着实地贯彻了“拈断数茎须”的精神。他们总是斟酌的推敲,甚至达到呕心沥血的地步。该用的,决不少用一个字;不该用的,决不多用一个字。欧阳修在这方面尤为突出。对于文字运用,他具有“撒字成金”的本领。他的《醉翁亭记》文笔玲珑洒脱,其中二十一个“也”字的运用尤为宋以后评论家们所称道。
      “也”字在古代汉语中一般用于判断句的句尾,其作用是帮助判断。它往往和语气助词“者”一起,构成“……者,……也”结构。我们分析一下课文中的二十一个“也”字,开头和结尾两个“也”都侧重于肯定语气,其余十九个“也”字都侧重说明语气。这种匠心独运的“也”字句,在描写醉翁亭环境的清幽秀丽和作者寄情山水的情趣,表达他在政治上无可倾诉而又难以排遣的郁闷心情,起到了别类句式所不能起的作用。以第一段为例: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玡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着重点为本文作者加)
      这一段共用九个“也”字。作者先用“环滁皆山也”总括一笔。据说,这短短五个字是欧阳修由数十字修改后而定的。宋以后的评论家常常以此为例,说明文字锤炼的重要性。看来欧阳修之所以将数十字改成“环滁皆山也”,除了出于锤炼文字、突出主题的作用外,恐怕还是为了使全篇有一个纡徐舒缓的基调。“也”字系上声,先降然后再扬起,又可拉长语调,放在第一句末层,就为全文定下了一个曲折回环、起伏跌宕的基调。紧接着作者使用了三个“……者,……也”结构,好象一位侃侃而谈的导游者,由远及近地向我们介绍着滁州的名山胜水,有蔚然深秀的琅玡,潺潺流水的酿泉,翼然临于泉上的醉翁亭。接着,作者又用两个设问句,把“也”字放在答句的末尾,不厌其烦地向我们介绍谁造的亭,谁取的名,又用“也”字附在因果关系之后,由因及果说明太守为什么叫醉翁,讲得娓娓动听。最后作者用两个“也”字句说明“醉翁”真正涵义:并不在正值喝酒,而在于欣赏醉翁亭周围的景色。游山玩水的乐趣心中领会了,又寄托在喝酒上。作者创造性地运用“也”字句,“使文章加强了语调的节奏感和委婉的抒情气氛,别有一种风趣。”
                         (吴文治《<醉翁亭记>分析》)
      我们知道,古人作文章是不加标点符号的,作者有规律地使用“也”字,实际上也起到了一种断句的作用,给读者诵读带来方便,而“也”字也象乐谱中的音节线一样,给文章带来了形式上的美,这种形式上的美,一经读者之口,就造成了抑扬顿挫的音乐美。我们试看《醉翁亭记》的第二段: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瞑,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当读到这一段文章,拉长“也”字声调,随着那令人心旷神怡的乐音,我们仿佛看到一幅朝阳普照、林雾袅袅、云蒸霞蔚的晨林图,又仿佛看到烟云聚拢、山谷幽暗的暮山图。那柔和动听的旋律,时而把我们带进山花烂漫、幽香飘溢的春季,时而把我们带进佳木葱茏,绿荫浓郁的夏季,时而让我们领略了风高霜洁的秋光,时而又使我们欣赏了石瘦水寒的冬景。在琅琅的诵读中,我们会体会到“乐亦无穷”的情趣。
      纵观全文二十一个“也”字,一个“也”一层意思,使文章有条不紊;起句用“也”,结句用“也”,“也”字贯穿全文,象链条环环扣紧,一气呵成;“也”与“者”配合,“前者呼,后者应”,忽起忽落,构成精粹简洁的“也”字句,使他的文章风姿摇曳,具有绘画美和音乐美。
      欧阳修为什么要采取这种形式呢?
      因为他在政治上,支持范仲淹改革时弊的主张。范仲淹的改良运动失败后,他也遭到了政敌的诽谤、排挤和打击,多次被罢职贬官,他被贬到滁州时才四十岁。政治上的失意,使他忧郁满胸,“醉中遣万物,岂复记吾年”(《题滁州醉翁亭》)。《醉翁亭记》就是在这种的心境下写成的。“也”字句很好地表现了作者的这种心情,请看文章结尾的两个“也”字:
      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按照一般“记”的作法,写作:“庐陵欧阳修记”,点明作记之人就可以了,但欧阳修不是这样结尾的。这两个“也”字句,不仅从结构上照应了前文,点出了谜底,从全文的思想感情发展上说,用“也”字,表达了作者的特殊条件下的思想情情,如果说开头一个“也”字定下了全文思想感情的基调,那么结尾的“也”就是整首曲子的最后一个音符,并且带有延长线,它使整首曲子显得余音袅袅,令人回味无穷。

    时间:2010-01-29  热度:1711℃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ax

      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朝而往暮而归的而表修饰?

    2. 回复
      大子

      拈断数茎须还是捻断?请李老师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