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良师益友——和喻旭初老师交往

    良师益友——和喻旭初老师交往


    李震


      在江苏中学语文界热心指导帮助青年语文老师的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就是南京金陵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教研组组长喻旭初老师。
      我和喻老师认识比较早。那是1992年12月3日,江苏省中小学语文教学改革座谈会在南通市北阁招待所召开。会议的层次比较高,每市5人。连云港市代表有王永祥副主任、中小学语文教研员程华和张惠萍、解放路小学校长王元和我。江苏语文界专家名流大都到会,特邀代表有15人:斯霞、李吉林、王文荪、洪宗礼、朱永燚、章松年、林华彬、蔡大镛、喻旭初、陆文蔚等。正式代表63人,列席代表17人,省教委代表14人,大会工作人员12人。
      上午开幕式后,听原省教委副主任周德藩同志的报告,报告的题目是:《深化中小学语文教学改革,大面积提高语文教学质量》;下午座谈,我们连云港市和盐城市、苏州市为一组,袁金华主任、王文荪会长、教研室朱茫茫、《语文之友》张中原、《江苏教育》朱亮也在我们组参加了座谈。因为四日上午大会发言,所以,代表们在晚上抓紧准备。我和扬州教研室的林润昌住在一个房间,两人接到通知,第二天都要发言,于是紧张准备。我们两个都抽烟,吃茶,房间有花生,老林很幽默,说:气体、液体、固体,戏称海陆空一起上。我准备的题目是《论中学语文教学在素质教育中的地位和作用》。
      喻老师很早就有较高的知名度了。他已经是《语文教学通讯》1989年4期的封面人物。1989年8月又发表了《作文心理学的初步实践》,1991年在上海《语文学习》上又发表了《语文教学必须大反形式主义》。他既有丰富的教学实践经验,又以针砭时弊而出名。我在会上认识了他,又因为我是能够在大会上发言的八个之一,所以他自然也就认识了我。会议期间,江苏教院李新宇和我找到喻老师,商谈成立江苏青年教师语文教学研究会事宜,喻老师非常支持,但他是能够承上启下的人物,特别注意协调青年语文教师和语文前辈的关系。后来,我们常和喻老师联系,积极筹备。1993年元月30日,我收到了李新宇老师起草的《关于建立江苏省青年语文教师教学研究会的提议》,提议人有王文荪、洪宗礼、喻旭初、王永祥、潘克勤、李新宇、吴福娣、蔡明、任欣伟和我,共十人。这个报告上报后得到批准。
      喻老师参加了1993年11月的省青语会成立大会,还推荐了金陵中学青年语文老师刘凯执教《天上的街市》。他亲自召集青年语文老师代表开会,亲自就选举问题及省青语会理事候选人问题作了说明,并代表省中语会宣布选举结果;然后又召集新当选的理事们开会,重点谈了青语会建立后,要处理好几个关系,并安排了1994年青语会的活动。喻旭初老师为江苏青语会的成立,也就是为培养江苏青年语文教师倾注了大量心血。他是热心的促成者,他是真诚的呵护者,他是细心的指导者,他是有力的扶持者。
      1995年4月,省青语会第三届年会在赣榆县中学召开,我打电话给喻老师,请他来作报告,他欣然应允,作了《谈青年语文教师的修养》的报告,受到青年语文教师的好评。喻老师是高三语文教学专家,尤其是高考语文复习,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我要请他在晚上为赣榆县中学六个班的高三学生作语文复习指导,也受到高三学生的热烈欢迎。第二天,他还要匆匆赶到洪泽县中学为高三学生作报告。我知道,喻老师先后在江苏近20个县市讲学,或者和语文老师座谈高考,或者为高三学生作辅导报告,他把对学生的热爱倾注到他的讲座中,他把对中学语文事业的热爱,融进了他的报告之中。
      1996年7月,我被评为江苏省特级教师后,喻老师亲自写信给我,嘱咐我:“在中国,由于特定的文化传统,做人真难;有了成绩,出了名,做人就更难。不过有一条是大家公认的,人才人才,人品加才干。就大多知识分子而言,在人品和才干中,更看重人品。对此,我有深有体会。我虽比你年岁大一点些,但我们面临着共同的课题:要谦虚谨慎,与人为善;跟人打交道时,要先耐心听对方的,考虑好了再搭话;教学要更踏实,力求教出新路子,结出新成果;研究要更扎实,使多数人能够理解并接受。”我读了非常受感动。自1996年之后,我先后被评上省特级教师、省首批名教师,以至于享受政府津贴,每当获得荣誉,我总会记起来喻老师给我的这封信,常思常新,经常反省,不敢懈怠,不敢张狂于人前。荣誉,都是同事们提供的良好环境,都是组织上栽培的结果,都是得益于一个开明的社会。惟其鞠躬尽瘁于语文教育事业,才是我所务之本;惟其思索反省于语文教育事业,才是我所求之是。
      喻老师敢讲真话,是真人。我也写过全国语文大赛的评论,但都讲优点,分析精彩之处,很少讲问题,讲缺点。喻老师评课敢讲真话。2002年8月,“语文报杯”全国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在南京举行,喻老师写了一篇《对‘课堂教学大赛’的冷思考》,包括对“盛况空前”的思考,对“好课”的思考,对“脱颖而出”的思考,对“只评一二等奖”的思考,一分为二地辩证分析,有真知灼见。这篇文章刊登在《语文教学通讯》2002年第9上。2003年第1期《语文学习》发表了黎红访喻老师的文章《让语文教学闪射人性之光》:文末说:“眼下,浮躁之风弥漫,教育也不例外。浮躁总是跟肤浅结伴,冷静往往与深刻同行。”我很赞同喻老师的话,朱绍禹先生和陈钟梁先生也常常撰文指出浮躁的时弊,这对于我,对于青年语文教师来说,都是值得深思的。要多一点沉着,少一点浮躁。尤其是人到中年,要是不读书,得过且过,终究会成为精神上的穷光蛋。
      我在1999年7月曾抄过一首诗给学生,记不得出处了,但我现在读来仍让老态的心怦然,我想,至少能表达出目前我对中学语文教学呈现的心态和追求的执着:


    青春的本份
    应当叫沙漠长出森林
    枯枝结出嫩果
    大胆的想望 
    不倦的思索
    一往直前的行进
    这才是青春的美
    青春的快乐 
    青春的本份

    时间:2010-01-13  热度:457℃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lizhen

      学习了,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文中的朱亮和李黎红都是读时大学时的同学,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