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话:课堂最本真的敞开状态

    对话:课堂最本真的敞开状态


     


           执教者:江苏省赣榆高中  张永庆


           观察者:江苏省新海高中   


     


    课堂回放


     


    《登高》课堂实录


     


    师:同学们,老师拟了一副对联,请看:“茅屋连黎庶,腐儒孤舟叹人间疾苦;草堂铸诗魂,圣哲七律吟世事沧桑”。大家说我写的是谁呀?


    生:杜甫


    师:有何依据?


    : 杜甫的诗被称为“诗史”,杜甫被称为“诗圣”。


    师:说得不错,“黎庶”就是“百姓”,杜甫的诗深刻反映社会现实,被称为“诗史”,他也被称为“诗圣”,尤其是在七律方面,杜甫的贡献最大,有“七律圣手”的美誉。这节课,我们就来学习一首杜甫最负盛名的七律——《登高》,先请同学们集体把这首诗朗读一遍。


    (学生齐读,读得很有气势)


    师:同学们读得很有气势,但是这首诗中丰富的情感,大家还没有读出来,有人曾经评价“这首诗是杜甫用一生血泪铸就,沉郁悲凉,读后令人荡气回肠”,大家想不想读出这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生:想(学生很兴奋)


    师:要想读好一首诗,首先必须理解这首诗的诗意。下面请同学们交流一下,你在阅读这首诗的过程中还有那些词语理解上的困惑与发现。


    (学生主动自由的提问,非常踊跃)


    1:“渚清沙白”该怎么理解?


    2:为什么诗人说“百年多病”?


    3:“浊酒杯”怎么理解?


    ……


    师:请大家思考这些问题,可以讨论。


    (学生思考并讨论了大约五分钟,非常热烈)


    师:下面请同学们交流一下你对这些问题的理解。


    (学生主动解答)


    1:我回答,为什么诗人说“百年多病”。“百年”就是晚年的意思,诗人的意思是说自己晚年多病。


    师:你对百年的理解是对的,但是诗人为什么不直接说“晚年”呢?


    2:因为诗歌讲究对仗,前一句有“万里悲秋常作客”,诗人这样写是为了与“万里”对仗。


    师:你说得很好,希望大家以后思考问题都能像这位同学一样全面,下面还有哪些同学为大家解答其它的问题。


    3:我回答……


    (这一过程充分调动了学生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兴趣,教师只需要对学生的答案适时点拨即可,但是教师要对学生思考问题的全面性、深刻性稍作要求,对学生回答问题的语言多作规范)


    师:看来,同学们已经理解了这首诗的诗意,那么哪位同学能用概括性的语言告诉我这首诗的主要内容?


    生:这首诗,杜甫前两联写景,通过描写自己登高所见所听的凄凉的景象,抒发了自己因为身体多病和长期漂泊的艰难处境而产生的悲苦之情。


    师:说得很好,既然同学们已经理解了诗意,我们再来读这首诗,看看效果如何,哪位同学把这首诗读一下。


    (学生踊跃站起)


    师:你要把自己对诗歌的理解读出来。


    (学生读得很投入,但是由于对杜甫情感的把握还不是很到位,所以还不太感人)


    师:你的声音很有穿透力,我已经感受到了秋意,不过情感还不够丰富,你想不想读得更好?


    生:想。


    师:要想把一首诗读好,仅仅理解了诗歌表面的意思还不行,我们还必须深入体察情感,下面我们就来体察情感。刚刚让同学们提出了自己的困惑,下面请同学们解答一下老师的几个困惑。我的第一个困惑是:“风急天高猿啸哀”一句中,写“猿”的叫声为何用“啸”而不用“啼”?


    (学生思考)


    1:之所以用“啸”是为了表现“猿”叫声的悲哀,而用“啼”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师:古人说“杜鹃啼血猿哀鸣”,用“啼”不是也能表现悲哀吗。


    2:“啸”与“啼”虽然都能表现悲哀的意思,但是“啸”与“啼”好像是不完全一样的“悲”。


    师:那么“啸”是什么样的“悲”?


    (学生茫然)


    师:大家可以想一想以前读过的用“啸”的诗句,岳飞在《满江红》中说:


    生:(七嘴八舌)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师:很好,大家说“啸”中除了“悲”还有什么?


    1:愤怒。


    2:壮。


    师:对,“啸”是“悲中有壮,悲中有愤”,既然我们揣摩出了这种情感,哪位同学把首联再来读一下?


    (学生主动读且读得很悲愤)


    师:从你的朗读中,我们已经听出了悲愤之情,你能说一说,你为何要这样读吗?


    生:我感觉“啸”字应该重读并且尽量拉长余韵,才能读出这种悲愤情感。


    师:说得好,可见,因为对一个词有了深入的理解就可能对这句诗有了全新的情感把握,以后同学们在体察诗句情感的时候一定要从词语入手。


    (学生若有所悟)


    师:下面请同学解答一下老师的第二个困惑:情由景生,诗人首联写了六种景象,表现了孤独悲愤之情,而第二联却只有两种景象,这对于情感抒发是不是略显无力?


    (学生思考)


    1:第二联虽然诗人只写了“落木”与“长江”两种景象,但是诗人说“无边落木”“不尽长江”,可见第二联所写景物种类虽少,数量上并不少。


    2:第二联写“无边落木萧萧下”不仅写到了落叶无边,还写到了落叶的声音,“不尽长江滚滚来”不仅写到了江水的无穷无尽,还写到了长江的气势,这对情感的表现都是很有作用的。


    师:那么你说第二联与第一联相比,诗歌的境界是渐大还是渐小?


    生:我觉得渐大了。


    师:为什么?


    生:诗人见到了无边的落叶又想到了长江的无穷无尽,不论是从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比首联境界渐大。


    师:既然这样,你可以为大家读出这种大境界来吗?


    生:可以。


    (学生有感情地读)


    师:请你告诉我:这两句诗,诗人到底要抒发什么样的感情?


    (学生有些茫然)


    师: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你是杜甫,面对如此景象,你会想到什么?


    1:自己已经老了。


    2:生命真是短暂。


    3:感叹自己功业无成,报国无门。


    师:看来这句诗中除了悲愤还有叹息啊!那位同学能读出这种悲叹之情?


    (一学生自告奋勇且读得很投入,但是并没有完全读出悲叹之情)


    师:怎样才能读出悲叹之情呢?哪位同学再来读一下。


    (学生主动读且读得比较到位)


    师:这一联既要读得气势开阔,有包容宇宙之意,“无边落木”“不尽长江”二语要一气读出;又要读出悲叹之情,就必须将 “萧萧下”“滚滚来”读出余韵。      


    (教师范读,学生鼓掌)


    师:下面请同学们解答一下老师的第三个困惑:有人说“这首诗前两联写登高闻见之景,境界宏大,而后两联只感叹自己的命运,境界不像前面的诗句那样开阔,这首诗的前后境界并不吻合 ” 你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学生非常茫然)


    师:(点拨)写景往往为了抒情,然而应该大景配大情啊,诗人后四句到底是不是感叹自己个人的命运,抒发个人悲情?


    生:是的,“悲秋”“常作客”“多病”“独登台”“霜鬓”“停浊酒”都是在写自己。


    师:诗人为什么会这样呢?请用诗中的语言回答。


    生:就是因为“艰难苦恨”。


    师:诗人因何“艰难”,又“苦恨”什么?


    生:世事艰难,“苦恨”自己历尽辛苦,两鬓苍苍,却功业无成。


    师:说得很好,可见杜甫并非仅仅为个人而愁啊,他更是为国运而愁,为天下苍生而愁;诗人是把天地苍生都埋在胸中,这种思想感情是何其丰富深厚啊!由此可见,三四两联宏大境界有没有缩小?


    生:没有。


    师:后人都将杜诗这种境界开阔且基调悲慨、感情丰富深厚的特点叫“沉郁”,那么,我们该怎么把这种沉郁之情读出来呢?大家自己读一下,看看如何才能读出这种情感。


    (学生自由朗读)


    师:请一位同学为我们范读一下。


    (学生主动读且读得低沉而浑厚)


    师:你能说说为什么这样读吗?


    生:“悲”“常”二字要重读;“病”“独”二字要重读,这样才能加重悲苦情绪。


    师:你说得很好,看来呀,要想读出情感,重读一定要处理得好;不过我觉得最后一联,你读得还不是非常到位,同学们同不同意我的观点?


    生:同意。


    师:哪位同学再读一遍尾联。


    (学生读)


    师:你能说说为什么这样读吗


    生:“艰难苦恨”四字应该重读。


    师:那么“潦倒新停浊酒杯”呢?


    (学生稍有点茫然)


    师:诗人为什么要登高?


    1:为了思乡。


    2:为了排遣愁绪。


    师:诗人有没有排遣愁绪?


    生:没有。


    师:诗人不仅没有排遣愁绪,反而增添更多新愁,大家说一般如何消愁?


    生:喝酒。


    师:但是诗人有没有喝酒?


    生:没有。


    师:诗人为什么酒杯已到唇边又轻轻放下?


    生:说明诗人心事重重。


    师:说得很对,诗人欲罢不能啊!所以当我们读到最后一句时,应该读出悲咽之声。哪位同学再把最后一句读一下。


    (学生读)


    (教师范读,学生鼓掌)


    师:下面请同学们把整首诗齐读一遍。


    (学生读)


    师:悲哀、悲愤、悲咽,让人倍感悲凉;悲秋、悲己、悲国,让人深陷悲思。同学们还想不想更深入的把握这首诗的韵味?


    生:想。


    师:如果能将自己融入诗歌的意境,我们会读得更好。老师深感这首诗天下第一七律的美誉,把它改成了一首五律,请看:“天高猿啸哀,风急鸟飞回。无边落木下,不尽长江来。万里悲秋客,多病独登台。潦倒又停杯,苦恨繁霜鬓。”大家说老师这首五律与杜甫的《登高》相比,你更喜欢哪一首?为什么?


    生:我喜欢杜甫的诗,我感觉老师的诗太简单了,没有韵味。


    师:为什么呢?我这首诗与《登高》意思并没有多大区别啊,为什么韵味全无呢?


    生:老师的五律与杜甫的七律相比缺少了“萧萧”“滚滚”等词语,诗歌中的形象不生动了。


    师:说得对,老师的五律缺少了情境化的词语,让读者失去了身临其境的感觉,让我们始终觉得诗人在诗外。由此可见,大家读这首诗也不能只读出秋景,或只读出秋情,还要读出景中的杜甫,情中的杜甫。现在就让我们轻轻地闭上眼睛,穿越历史的隧道,来到1200多年前,让我们静静的聆听杜甫老人那沉重的叹息。


    (音乐起,学生闭上眼睛)


    师:(深情诉说)那是一个战乱频仍的年代,一个秋风萧瑟的日子,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孤零零地站在长江之滨,面对无情的江流,耳畔不时传来凄厉的猿啸之声,他就是杜甫,此时,我们就是杜甫,客居他乡,老病孤舟。


    (简短停顿,教师范读全诗,学生非常感动)


    师:此刻我们的心情都很悲怆,同学们,让我们全体起立,把这首诗满怀深情地背诵出来,以表达我们对杜甫无限的缅怀之情!


    (全体学生起立,师生共同背诵)


    (音乐起)


    师:“走在历史上那个悲怆的角落,一声凄厉的啸掸去记忆的尘,还有一只低回的鸟,一片秋天的叶,凝视着我。假如可以追寻,就让那穿透千世的遐思,那载负沉重的痛,都和着这有节奏的韵律,都化作这古朴的风。就让我漂泊在那个高台,静静地咀嚼——你如霜的两鬓!”


    (下课铃声响起)


    师:下课,同学们再见!


     


     


    对话


    李震(以下简称“李”):首先祝贺你,这堂课获得江苏省课堂教学大赛一等奖第二名。


    张永庆(以下简称“张”):奖次说明了评委对我的教学设计和教学效果的认可。但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我上过课后的反思。


    李:你说得很对。我很愿意和你讨论这个问题。我听过你的这节课,的确效果很好。有的老师讲,你善于教诗歌,教得声情并茂,是这样吗?杜甫的这首诗前半写景,后半抒情,胡应麟说:“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你为什么选了《登高》,作为你的参赛课?


    张:杜甫的《登高》是千古名篇,有多位名师执教过。开始选公开课课题的时候,有的老师善意地提醒我,不要选诗歌,诗歌不好讲,最好选一篇散文或者小说,有嚼头,即使选诗歌,最好能避开大家都很熟悉的篇目,否则很难出彩,但是我经过再三考虑还是选择了杜甫的《登高》,主要是因为个人对这首诗特别喜爱。


    李:从过程来看,你的课堂教学目标定位很好。


    张:这首诗内涵丰富,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怎样让这一节公开课思路清晰,重难点突出,并且让学生有所收获,须要我开动脑筋。最终结合学生的认知程度与教学大纲的要求,我把这节课的教学目标定位在:通过朗读深入体察杜甫忧国忧民的情感。


    李:有了比较准确的目标定位,在设计教学过程时,应该善于敞开。让学生以主体的身份参与教学过程,把自己对文本阅读的“触角”深入到生活中去,这样才能实现“同构”。


    张:是的。所以我在授课时提出我的第一个困惑,就是:“风急天高猿啸哀”一句中,写“猿”的叫声为何用“啸”而不用“啼”?目的是想通过两个词的比较,联系已有的知识,来理解和感悟。在我的第一层追问后,学生1回答:之所以用“啸”是为了表现“猿”叫声的悲哀,而用“啼”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马上又来了个第二层追问:古人说“杜鹃啼血猿哀鸣”,用“啼”不是也能表现悲哀吗。在学生有些茫然时,我又引导学生联系岳飞的《满江红》,通过比较让学生揣摩理解,把握词语的细微情感。


    李:这就体现了教学的张力。两次对外联系学生的学习生活,有比较,有鉴别,学生不仅深入理解有了着落,而且学到了一种学习的方法。我注意到,这种课堂张力,是在师生心平气和的对话中完成的。这种对话,完成了三个使命:一是以问题来导向,让学生有着明确的思考方向,就是“哀”的准确性;二是指出了思考的途径,就是要通过比较,问题本身就包含着比较;三是从课文意义的阐扬升华为对生活的理解和介入,从语言的能指走向生活的所指,体现出阅读的智慧。


    张:我感到语文课堂对话不要脱离文本,要从文本出发,从词语出发,从句子出发,回归的语言上。如果说,这也是生活的话,那就是“按照语言的引导在生活”。


    李:我在听一些语文课时,常常发现一些老师预设的问题缺乏梯度和深度,教师仅仅是将一些常识或者文本的内容转换成问题提出,徒具对话的形式,学生的思维却未能有效激活。而你的这段师生对话,层次性很强。我还注意到,在你和学生对话中,你很注意倾听。我感到:倾听,在课堂教学对话中非常重要。语文老师要学会倾听,倾听是一种行为,在语文情境中倾听,要沉潜着力,虚静周听。然后把自己倾听时的感受、判断和评价带到和学生的交流中去。


    张:我注意倾听,一方面是对学生尊重,一方面在倾听的过程中及时整合和判断,以便做出准确的回答,形成有利于课堂推进的策略。


    李:我发现,你在课堂上倾听学生的发言时,常常用关注的神情的态势语言向学生传达出尊重、理解和欣赏等信息。


    张:是的。我参加了新课程培训,在研讨时我曾经发言,认为师生是平等的,倾听学生的发言本身就是一种学习,一种启发,一种知识、意义、精神和智慧的分享。


    李:可惜目前大多数课上,老师还是做不到这一点。很多老师往往预设好了,让学生发言是摆设,不管学生回答得对不对,不管学生回答得是否有新意,是否有创造性,老师都会以自己预设的答案来替代学生的思考。这些老师自己就缺乏课堂“审听”的能力和技艺。


    张:我在备课时还考虑到,在教学过程中,应该如何联系生活,一是联系杜甫的时代生活,二是联系现今的生活?就是你所说的体现出课堂教学的张力。但,我感到,一定要从文本出发,一定要从学语文出发。语文课堂不能盲目地联系所谓的生活,不能无限度的搞所谓的扩张。


    李:你说得很对。过去,单纯地把语文当成了工具,文化精神的内涵在语文教学中被剥离,丢失了心灵的感召力。而现在有些语文示范课和观摩课,又过分地联系生活,联系实际,无限制地扩展教学内容,过分地“张扬人文主义”,表面上看有张力,但却削弱了语文教学的基本任务。你在课堂教学中非常重视词语句式的讨论,有“语”有“文”,从诗中的词语和句式,去引导学生深入的诗人的生活世界,以语言的方式去把握、拥有诗人的精神世界,我想,你这样做,就是让学生完成了生命的成长和精神的提升。精神构建,是语文教育的重要使命,但是如果脱离了语言的意义,语言课堂不是“说着语言的我们”,学生的语言能力就不会得到历练。


    张:我首先引导学生理解诗人在诗中反映的生活,诗中的“悲秋”“常作客”“多病”“独登台”“霜鬓”“停浊酒”都是在写自己的生活。写这种“生活”只是为了表现“世事艰难,‘苦恨’自己历尽辛苦,两鬓苍苍,却功业无成。”所以学生回答后,我马上给予充分肯定。如果让学生联系杜甫所处的时代背景,大谈杜甫的常年漂泊和老病孤独,恐怕对理解文本无益。


    李:是的,语文是为学生的一生奠基精神底色的课程。尤其是这首诗值得我们学习的很多。杨伦称赞此诗为“杜甫七言律诗第一”,胡应麟更是推重此诗是古今七言律诗之冠,里面值得研究的东西很多,但是你有着明确的教学思路。


    张:我的教学思路是:首先,让学生朗读这首诗,教师总结:“同学们读得很有气势,但是这首诗中丰富的情感,大家还没有读出来,有人曾经评价:这首诗是杜甫用一生血泪铸就,沉郁悲凉,读后令人荡气回肠,大家想不想读出这种荡气回肠的感觉?”学生们都表达出了自己的渴望与兴趣。


        李: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教学环节,既明确了本节课的教学目标,又调动了学生浓厚的学习兴趣,同时,也为课堂对话做好了心理准备,学生都在为读出“荡气回肠的感觉”而跃跃欲试。这正是执教一堂好课的前提。


    张:其次,通过对话让学生提出自己对这首诗词语理解上的困惑,并由学生们通过讨论自己解答。再通过对话适时点拨和引导,待大家自以为完全理解这首诗的基础上让学生再读这首诗,效果比开始读时好多了,但是仍没有达到“荡气回肠”的境界。


    李:这一环节充分体现了让学生自主合作探究学习的特点。我关注到师生在课堂上搭建了平等、民主的对话平台,营造一个心理安全和心理自由的氛围。


    张:再次,我设计了有价值的话题,自己准备好的三个问题,让学生探究;这三个问题由浅入深、由点到面,目的是让学生深入探究杜甫“悲叹”“悲愤”“悲咽”等复杂的情感,在此基础上让学生再读这首诗,效果比上次又好多了,但是学生们还没有完全感受到“荡气回肠”。


    李:这一过程是师生互动的过程,也是突破本课教学重难点的过程。你预设的问题有梯度,有深度,有探究性。通过对话一步步完成了教学目标。


    张:再次,我借助音乐以及自己深情的描述、范读,让学生在情境中再读这首诗,效果非常好。最后,我让全体学生起立,师生合作,满怀深情地把这首诗背诵出来,我又用一首抒写自己对杜甫情感的现代诗结束这节课,随堂生成,既照应这节课刚开始时的那副对联,又是对对联中所抒发的情感的一种超越。


    李:课堂生成要是让学生在对话中完成就好了。


    张:那时,我自己早已进入境界了。(笑)


    李:我感到在各个教学环节上都体现了目标达成的程度。对话,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对话,使这堂课形成了张力结构,形成了充满创造的动态建构过程。


     


     


     


    观察者语


    近来读李元洛先生的《唐诗之旅》,觉得这本书写得很好。正如李开林先生在《文章不写半句空》一序中所说的:作者“具足雅士之情、才子之笔、哲人之思和豪侠之气”,为我们“打开了现实功利之外的另一扇门,在那扇门外,是盛唐隆宋绝胜的人文景观”。展现这些人文景观,作者都是身临其境,与古人对话,与唐诗对话,在对话中作一对一的心灵交流。


    我们的语文教学需要通过教学对话,实现最本真的敞开状态。


    与文本的对话(阅读对话),是实现教学对话的前提。与文本对话,就是教师和学生与作者、作品的对话,就是要“字训其义,句贯其意,文循其脉,篇会其旨”,文道兼收,发挥净尽;在此基础上,还要根据教学或学习目标做好重点准备,尤其是要“举一纲而万目张,解一卷而众篇明”(郑玄语)。就拿教师来说,教师必须在备课时通过与文本和作者对话,进行深入的把握和个性化的解读。要把握文本的言语形式,从文本的言语形式入手,感言会意;还要通过阅读对话,把握丰富的人文内涵,获得情感上的真切体验,以情传情,以心会心。我们从张老师的“课堂教学实录”可以看出,他对教材的把握非常到位。他理解杜甫写诗时所处的背景,他比较准确地把握了《登高》的情感基调;他对诗的改造,推敲,修饰语的取舍,都是为了引导学生能够深入理解杜诗。学生与文本对话的过程,其实就是学生提出问题,进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也是学生产生感悟、进行个性化解读的过程,这个过程体现了学生阅读的自主性和独立性。


    师生的阅读对话(教师的备课和学生的预习)充分了,就为教学对话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课堂上学生与教师之间的对话就是教学对话,其形式有生生对话,师生对话,是学生与文本对话、教师与文本对话的结果和体会,拿出来交流,分享;“水尝无华,相荡乃成涟漪;石本无火,相击而发灵光”,在生生交流和师生交流中,交流的双方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就能激活创造性。在对话过程中产生碰撞,生成新的期待或者新的思考。通过这种教学对话,形成了新的阅读能力,或者说提高了新的阅读对话的能力。


    一堂优秀的语文课的课堂教学对话必须具有强有力的开放性,这种对话的开放性体现在五个方面的“敞开”。


    语文课堂对话的开放性应体现在向个性化敞开。学生在阅读文本时,往往“切己体察”。每个学生面对语言文字,“字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往往产生独特的看法,这些看法和体会,由于个人阅历不同,会有多元的解读;教师就要引导学生说出有个性的话。比如说,张老师让学生理解“啸”和“啼”,第一个学生回答“之所以用‘啸’是为了表现‘猿’叫声的悲哀,而用‘啼’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这从程度上作了辨析。而第二个学生认为:“‘啸’与‘啼’好像是不完全一样的‘悲’”。但他没有说出哪一点上不一样。第三个学生认为“愤怒”,第四个学生认为“壮”,虽然不全面,但是由于语文具有多义的特点,简单的或相同的文字往往具有丰富的意象和内涵,这种理解是正常的。教师在这时候进行了整合引导:“悲中有壮,悲中有愤”,恰到好处。这个教学对话细节说明:在语文教学的对话过程中,让“每个声音的个性,每个人真正的个性,在这里都能得到保留”(巴赫金《文本·对话与人生》)。


    语文课堂对话的开放性体现在向平等处敞开。这堂课的过程中体现了张老师对学生的尊重,他要引导学生思考问题,推进过程,没有颐指气使,而是说“请同学们解答一下老师的几个困惑。”这就把自己放在和学生平等的位置。发言是自由的,老师允许他们自由讨论,允许他们实话实说,甚至允许他们有争论,有保留意见。张老师用得体的语言让学生觉得老师像朋友般亲切可爱,像长辈般慈祥和善,这样就会抛弃顾虑,释放自我。在课堂教学对话中,如果没有“心灵”的平等,“心灵”的沟通便成了空谈,学生的主体地位就不能得以凸现。


    语文课堂对话的开放性体现在向分享处敞开。分享的过程就是要让每个学生感到自主的尊严,感受到独特存在的价值 ,感受到精神相遇的愉悦,感受到心灵成长的幸福。这里需要友好、亲切、共同讨论、善意提醒,这里需要营造一个和谐的氛围,使说的人在伙伴面前建立起自信,感到自身价值被肯定,享受到“给”比“拿”的快乐;这里需要听的人在伙伴的启发帮助下,产生“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受。


    语文课堂对话的开放性体现在向时间处敞开。比如教师引导学生通过朗读来体会“沉郁之情”,好像很简单,但是如果处理不好,就不会收到理想的效果。因为“沉郁”一词,是对杜诗整体风格的评价,张老师的表述基本上是正确的:“将杜诗这种境界开阔且基调悲慨、感情丰富深厚的特点叫‘沉郁’”。对这个上升到整体风格的细节安排,必须给学生充足的时间,让学生自由朗读,在自由朗读中独立、深入地与文本再对话,建构意义。


    语文课堂对话的开放性体现在向心智处敞开。我认为这也是最重要的。各科都有对话,但是语文课应该充分地借助文本中的词语应用启发学生的心智,通过词语习得这个桥梁,实现心智的习得。再让学生借对话这个形式把心智活动用词语表达出来,把心智过程客观化。如张老师把《登高》改成了一首五律:“天高猿啸哀,风急鸟飞回。无边落木下,不尽长江来。万里悲秋客,多病独登台。潦倒又停杯,苦恨繁霜鬓。”我认为挺好的,但是拿来让学生比较,请学生说说这首五律与杜甫的《登高》相比,你更喜欢哪一首?这一问,必然引起学生深层思考,这就是问题通过对话,向学生的心智敞开。教师在和学生对话过程中,在观察和倾听学生与学生对话过程中,还要特别关注并及时评价学生心智的客观化,适时地给予点拨和引导,尽量使之准确、严密和生动。这样,才能真正提升学生的语文素养。


    我特别关注到张老师非常重视声音的传达。当学生齐读全诗时,他评价说“同学们读得很有气势”;当他要求学生再读一遍时,他又评价说“读你的声音很有穿透力,我已经感受到了秋意”;当学生理解了“啸”是“悲中有壮,悲中有愤”时,张老师又评价说:“从你的朗读中,我们已经听出了悲愤之情,你能说一说,你为何要这样读吗?”当学生读最后一句时,张老师要求“读到最后一句时,应该读出悲咽之声。”王尚文先生说:“语音形态是言语生命的根本因子,语音形态的质量是言语生命质量之所在。”张老师在教学这首诗歌时注意倾听言语声音,注意引导学生用声音传达出对杜诗独特的生命体验,在学生的读书声音里就充满了融合着思想和情感的生命之声。学生的心智得到了完善和滋润。


    对话不仅是一种教育方法,也不仅是一种教育关系或一种教育形式,更是一种教育态度和意识,是对教育的一种深层次理解。


     


                                         二〇〇九年三月十六日

    时间:2010-01-13  热度:585℃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