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龙山下的学术风华

                     云龙山下的学术风华


                          李震


         在徐州地区教师进修学院进修期间,我的学术意识逐步觉醒。


         记得在1981925,学院为纪念鲁迅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和徐州市教师进修学院联合召开了“鲁迅研究学术研讨会”。为筹备这次会议,中文系早早就作了布置,让我们中文班的同学每人写一篇研究鲁迅的论文。于是,我忙于搜集资料,撰写了《鲁迅小说中的环境描写》。这篇论文被收入会前印发的《纪念鲁迅诞辰一百周年学术论文汇编》,在会上发到两个学院中文系的师生。开会那天,系里又选出四篇优秀论文,在大会上宣读,我和王志华、王忠义、祝汉俊分别上台宣读。徐州师范学院副教授陈景干先生作了学术报告。他主要讲了学习鲁迅的意义,从哪些方面来学习,共讲了九个方面,其中还讲到鲁迅研究的研究、鲁迅研究资料文献工作等,我听后第一次感到做学问原来是要讲究视野的。


         1981年冬日,河南省书协副主席、开封府书协主席牛光甫先生来徐州,我们中文班邀请他作书法报告,牛先生娓娓道来,报告生动风趣,结合一些书法故事和操作实例来讲,使我们常常会心一笑。临行还给中文班题了四个打字:“诲人不倦”;抄写了苏轼谈书法的诗:“杜陵评书贵瘦硬,此论未公吾不凭。长短肥瘠各有态,玉环飞燕谁敢憎?”我们还请了徐州书法协会潘岳先生讲书法,收获很大。潘先生书写了两幅书法作品赠给我。一幅是“海为龙世界,天是鹤家乡”,一幅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王家伦老师个头不大,瘦瘦的,戴一副深度近视眼镜。他在学术研究上很有建树,他主要研究现当代文学,发表了不少论文。我很是佩服他,也喜欢和他交流。他和徐州师范学院中文系邓星雨合作写了《论何为散文的艺术风格》,发表在《新文学论丛》1981年第2期上,我读后很受启发。


    198265,我正在教室里读《散文》第6期,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你看什么的?”抬起头见王老师飘然而至。“来信啦。”“是吗?”我知道王老师写过一篇论文,评论古华的小说《芙蓉镇》,是我在五月上旬用三百字的稿纸给他抄写的。只见王老师手中拿一封信,已经打开了。我接过来一看,是《文艺评论》编辑部当代文学编辑陈骏涛先生的来信,信中说:编辑部已经收到几篇关于分析古华作品的稿子,收到王老师的稿子后,编辑部的几位编辑传阅了,大家认为稿件在发表水平线以内。但“关于风俗政治化”、“政治风俗化”的观点,文章未加分析,关于“师承孙犁说”可惜未加展开,比较了几篇稿子,只好割爱了。王老师拟再投到湖南《芙蓉》刊物上。


         还有一次,他发表了一篇论文,喜形于色,拿样刊给我看。说他看到某篇文章中有一段没有展开,他就展开了,写成近万字的论文。这些话,对我影响很大,心想这真是写作的秘诀。研究者就是要善于寻找前人或者同时代的研究者研究不足或者不深入的地方,作为自己研究的突破口,这样才能有所发现和有所进步。后来我有许多文章也是这样写成的,读、思和写结合,进步很快。


    我喜欢参与一些文学讨论。19811215,《人民文学》推选优秀短篇小说,记得有王润滋的《内当家》、简嘉的《女炊事班长》、赵本夫的《“狐仙”择偶记》、高晓声的《陈奂生转业》、达理的《路障》等,我读完后就给《青春》杂志写了一封长信,评《女炊事班长》,认为作者简嘉为当代短篇小说画廊塑造了又一个新人形象,排座次的话,主人公薛刚应该是排头兵,小说使用了对比手法,拿“我”(肖海)和“她”(薛刚)对比,在矛盾冲突中展示了他们不同的内心世界;小说运用了日记体,不仅改变了语言节奏,而且更有利于展示人物内心世界等等。


    在我的几位同学中,我喜欢写文学评论;董淑石喜欢读小说,写小说,后来发表了许多篇,记得毕业后大约五六年的光景,《钟山》杂志社专门为他推出短篇小说专辑,这使得董淑石在江苏文学界小有名气;董淑毅有浪漫的气质,喜欢写诗歌;王志华喜欢写散文。我担任学生会主席,常常举办文学沙龙,讨论一些文学热点问题,也常常搞文学作品展示,把我们的作品张贴在橱窗里。


    我很喜欢契诃夫说过的这样的一段话:“自从莫泊桑以自己的才能给创作定下那么高的要求后,写作就不容易了。不过,还是应该写,特别是我们俄罗斯人,而且在写作中还应该大胆。有大狗,也有小狗。可是小狗不应该因为有大狗的存在而惊慌不安。所有的狗都应该叫,——就按上帝给它的嗓子叫好了。”


        1999年,学院举行建校四十周年庆典活动,要我作为校友代表在大会上发言,我曾写过这样一段话:


         我们不会忘记:我们曾经在这里接受教育思想的指导,重新审视自己的教学实践;我们曾经在这里提高修养品位,锻铸师魂;我们曾经在这里学习文化,发展特长;我们曾经在这里接受活泼的人文精神的陶冶。课堂上,我们懂得了情感体验,生命追求;戏马台旁,我们领略了西楚的千古雄风;快哉亭中,我们享受了宋代贤者之乐;放鹤亭前,我们品味了东坡的古文遗韵。一句话,我们曾经在这里沐浴着母校的化雨春风。


         这应该是我在徐州读书的一段总结。


         在大兴学术之风的徐州,我也苦苦追求探索,读书,写作。我当时写的文章有:《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谈苏轼散文的艺术风格》、《从<醉翁厅记>中而字谈起》、《诗情画意,楚楚动人》、《谈<社戏>中的炼字》、《描写委屈,翻新出奇》、《一首轻盈柔和的小夜曲》等,共写了二十多篇评论和文学欣赏文章,其目的就是想对名家的创作风格、创作手法、语言特色以及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和影响有所了解。


     


                                        

    时间:2010-01-13  热度:237℃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