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性追寻:语文“生命化课堂”之重建(上)

    理性追寻:语文“生命化课堂”之重建(上)


                            李 震


    长期以来, 由于应试教学的影响,中学语文教育教学失去了鲜活感和生命感。本人在进入新世纪后深刻地感受到社会转型的新鲜的生命气息,教育和教学更多地关注个体生命的质量,不断地拓展生命的存在空间,促进个体生命的成长,审时度势地提出了“中学语文生命化课堂教学”这一命题,从“生命化”的高度从事中学语文教育事业,让学生在语文学习过程中,感受到生命的力量,生命的追求和生命的丰富,从而全面提升中学生的语文素养。十多年来,本人和团队成员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研究:研究语文课堂教学模式、研究语文学习心理特点、研究语文课堂教学设计和实施策略、研究写作教学规律,先后出版了《与生命对话》《李震讲语文》《教与学整体设计》《情趣读写》等专著编著,发表了《中学生语文学习心理研究》《引读教学实验报告》《语文课堂:享受语言文字的生命阳光》等论文。《语文生命化课堂研究》于2011年获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优秀教学研究成果三等奖、省首届基础教育优秀成果一等奖、市特等奖。


    在十年研究的基础上,充分分析和总结了“语文生命化课堂”研究现状,在“理念特征”和“实践路向”两个层面上,提出了“语文生命化课堂理念特征与实践路向之研究”这一新的研究课题。本文试图在理论上追寻“语文生命化课堂”之内涵、要义、原则、理念、价值取向和课程特征等,从实践上,探索目标、内容、模式、资源、策略和评价等。在多元层面上洞悉“生命化课堂”中刹那照亮的语言的秘密。


    语文“生命化课堂”的内涵。“生命化课堂”不同于“生命课堂”。“生命课堂”教育侧重在教人珍爱生命、实现人生价值和意义;而“生命化课堂”教育就是化育生命的课堂教育,在语文的阅读、写作和综合实践活动中,培养学生的生命关怀,关注学生的生命成长,让学生享受到生命的欢悦与呼吸,看到生命的气息与光华。它是以“言语生命”为一切教学思想和行为的原点,依据生命特征,始终保持生命在场,随顺人的生命自然,为生命的成长创造条件,顺应、扶助和引导着每一个个体言语生命之三维自然生命、精神生命和社会生命相互融通,健康、和谐而又富有个性地发展,动态地提升生命的质量。语文“生命化课堂”就是这样一种教学:转变工具理性主义的教育思想,确立汉字为语文教学的核心地位,直面人的生命,遵循生命发展的规律,以生活世界为根基,以生命的言语品质发展为目标,以语言带动内容,通过学生亲历和历练的语文实践活动,让学生在言语品味中舒展自己的生命,体验着自己的生存状态,获得言语感知和情感丰盈的快乐,以汉字汉语的生命精神和生命意蕴促进言语生命的言语和精神同构共生,最大限度地使言语生命发展的潜在可能性,变为言语创造和自我实现的现实存在性,从而达成言语生命在更高层次上的和谐。


    语文“生命化课堂”的理论基础。语文“生命化课堂”是以生命哲学为理论基础的。生命哲学是西方社会关于人的生命价值和生命意义的学说,主张以生命理解生命,由生命本身去了解生命,生命是一切认识的起点和终点。由于人的出现,使得自在的生命体同时具有了自为的本性;人把生命变成“自我规定”的自由存在。我们要解释世界、文化、历史,生命的发生和演变是最根本的依据,只有生命才是世界的内在本质和最终根源。人因为在生物学上的未特定化和不完善性,赋予了人的开放性,以及所带来的超越生命的文化性,使教育成为人的生命的生存方式;人总是不断地追求更完善的自我组织形式,开发利用文化的精神形态,来满足对超越的追求,实现生命的超越,生成新的自我。而实现个体生命的创造和超越,就需要教育;生命意识只是人的一种潜在的因素,有待于教育的唤醒。通过教育,使生命个体体悟人生的意义,追求人生的理想,成为有尊严的价值主体。教育的对象是人,是一个具体的、现实的、活生生的生命个体,因此,教育因生命而发生,教育必须成为生命化教育,生命的展开和成长就是教育。这种教育是感性的、生动的、丰富的生活世界,能够满足学生在理智、情感、意志等多方面发展。生命哲学指导下的语文课堂,能够关注生命的价值,让生命在语文教育中能够接受知识,接受润泽,开启智慧,具有言语创造的冲动,从而诗意地栖居。


    语文“生命化课堂”的教育思想。所谓“教育思想”,既不是教育故事,也不是教育案例,而是渗透在语文课堂中的一种召唤和情怀,是富有魅力的能够激活实践的对生命的关怀,是对生命的解蔽和显示。通过解蔽,把生命成长的途径显示出了,把鲜活的生命成长的状态显示出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教育思想首先是关于生命成长的道路。语文“生命化课堂”强调以“完整的人”的可持续发展为教育追求。所谓“完整的人”,就是“自然人”、“精神人”和“社会人”相统一的现实的人,现实的人都是完整的人。他们有躯体,也有思想;有物质追求,也有精神追求。所谓语文教育中的“可持续发展”,是指学习主体通过语言文字的学习,具有了明确的发展指向,最优化地开发了语言潜能,提高了语文素养,涵养了语言智慧,促进了学习者生理和精神的和谐圆润,在生命的旅程中,能够保持长久而又强劲的发展能力。学习者个体的自然生命是发展的前提和基础,在语文课堂中,学习者的自然生命通过语文学习活动和外部生活世界结合在一起,通过学习者个体努力实践的生命活动,实现着与生活世界的物质、信息和能量的交换,从而内化为生命的力量,智慧和能力就会得到发展。“把对人的人文关怀与对其生存的现实生活世界的关注相统一,使课堂教学成为一个完整的人的动态生成过程,成为一个人的生活意义和生命价值不断显现的生动活泼的生活过程。”[1]语文“生命化课堂”强调解放学生的内部力量,挖掘学生的内部潜能;强调通过扎扎实实的、生动活泼的、有血有肉的语言训练,促进中学生语言素质和心理素质和谐发展,培养能够实现超越式“个性发展”的新人。


    尊重生命的特性是语文“生命化课堂”的教育理念什么是语文“语文教育理念”?语文教育理念就是语文教师在对自己从事的语文教育本质工作理解的基础上形成的理性信念。生命是有特性的。许多教育家都有研究和深刻的阐述,像16世纪神父克里索托姆就认识到教育必须适合儿童的理解能力,夸美纽斯在《大教学论》中提出教育的自然性原则,卢梭提出教育必须遵循生命的人性的自然,维果茨基也主张教学必须以儿童一定的成熟作为基础。心理学的同卵双生子实验也说明了成熟对教育的制约作用。这都说明教育不能违背生命的特性,教育要尾随生命发展之后,生命是教育之本,是教育安身立命的依据,生命的成熟是教育进行的前提。同样,生命也是语文教学之本,是语文教学安身立命的依据。生命化课堂的第一要义就是敬畏生命。因为,汉字就是生命的创造,蕴含着丰富的生命意识。朱湘在他的散文《书》中有这样一段:“那一个个正方的形状,美丽的单字,每个字的构成,都是一首诗;每个字的沿革,都是一部历史。飙是三条狗的风:在秋高草枯的旷野上,天上是一片青,地上是一片赭,中疾的猎犬风一般快的驰过,嗅着受伤之兽在草中滴下的血腥,顺了方向追去,听到枯草飒索的响,有如秋风卷过去一般。昏是婚的古字:在太阳下了山,对面不见人的时候,有一群人骑着马,擎着红光闪闪的火把,悄悄向一个人家走近。等着到了竹篱柴门之旁的时候,在狗吠声中,趁着门还未闭,一声喊齐拥而入,让新郎从打麦场上挟起惊呼的新娘打马而回。同来的人则抵挡着新娘的父兄,作个不打不成交的亲家。 [2]这是多么富有诗意的生命活动啊。每一个汉字有意蕴,有意境,有思想,有精神。教这样的汉字组成的文章,其理念就应该是尊重生命的活动,尊重生命的意识。


    尊重生命的特性,在语文教学中就是要充分认识到语文的本质属性是“文”,我们称作“文本性”。许慎在《说文解字·叙》中说“文者,物象之本。”这就说明“象形”性是汉字的最高造字原则。“一个符号系统基础单位的性质决定了该符号系统的性质。”[3]在“文”里包含着造字者的主观动机,也包含着在这一动机支配下对形体的选择确定的过程。所以所有的“文”里“字”里都能使人感受的汉字精神,“是从人(更确切一点说,是人的身体全部)出发的,一切物质的存在,是从人的眼所见、耳所闻、手所触、鼻所嗅、舌所尝出发的。”[4]这种富有据义构形的“天趣”造字现象,暗藏着一条生命通道,直接影响着“情景交融”的意境、“物我合一”的幽境、“言此意彼”的美学原则、“互文见义”的偶值精神、“一字为褒贬”的春秋笔法。汉字思维的方式也直接影响了汉语文学。所以,孔子“尚文”,尚“汉字”;许慎在《说文解字·叙》中说“盖文字者,经义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古,后人所以识古,故曰六艺。”六经篇章就是凭借着汉文字得以远播后世,后人乃得以认识、研究前闻与古史。汉字的字理性决定了它固有的人文性。至此,我们完全可以破解百年语文性质之谜:语文的本质属性是文(字)本性


    在这种语文教育理念的旗帜下,语文教师在提升语言素养的过程中,要尊重生命发展的内在逻辑和规律,以语言的曙光照亮中学生的心灵世界,以语言的养分为中学生提供生命成长的养分和能量,把语文教育还给学生,让课堂凸显生命的灵动,创造一个崇尚开放的多元的学习环境,让语文课堂焕发出生命的活力,促进中学生创造生命的价值。


    引导生命主体不断地超越是语文“生命化课堂”的教育价值取向。“价值取向”本是哲学范畴,指某些价值观成为一定文化所选择的优势观念形态,或为个体所认同并内化为人格结构中的核心部分。移用到语文教学中来,是指在语文教学实践中语文教师的基本价值倾向和价值态度。语文“生命化课堂”的教育价值取向,就是在言语实践中“引导生命主体不断地超越”。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人总是追求精神性对生物性的超越,使自己成为一个开放的存在,成为一个自在的存在。人对语言的学习也是一个追求、生成和超越的过程,从而不断地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不断地揭示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语文教育应该以人为世界的价值核心,以对个体生命的生存形态和意义之尊重为最高价值关怀,不断地开发个体生命语言思维之源。


    语文课堂上的超越具有实践的品格,经常来自师生的平等而又亲切的对话,来自生命与生命碰撞的每一瞬间,来自灵魂与灵魂沟通的每一冲动,从而唤醒生命深处沉睡着的语言表达意识。我从事近十年的语文“引读”教学实验,其中“引读”之“引”不同于“灌输”和“训练”,而在于尊重个体生命发展的主体性要求;“引读”之“引”不同于“放任自流”,而在于使个体生命的发展能够唤醒个体生命潜能发展的意识,实现生命品质的超越。语文“生命化课堂”是对传统教学的超越,它反对教学功利化取向;更加重视通过言语感悟来实现知识教学的丰富价值,在教学过程中实现知识学习与学生的情感和意志的培养、德性养成和意义生成的有效统一。这种“有效统一”就是“超越”。语文“生命化课堂”就是要使学生“清楚地意识到要成为完整的人全在于自身的不懈努力和对自身的不断超越,并取决于日常生活的指向、生命的每一瞬间和来自灵魂的每一冲动。”[5]生命总是要超越“存在”而创造“意义”。引导学生对“意义”的追寻,在追寻“意义”中实现精神生命的自我超越。如“引读”中通过对语言信息包括知识和文化的感受,可以唤醒学生的生命意识,可以丰富学生的心灵,凝聚成主体内在的精神力量。当学生在具备了一定的语言能力的同时,其精神空间也塑造得广阔、高远、深厚而灵慧。(未完待续)


                         (原载《语文教学通讯A刊2012年第5期)


    【参考文献】


    [1]王攀峰.走向生活世界的课堂教学[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7:105.


    [2]朱湘.中书集[J]. 上海:生活书店,1934.


    [3]孟华.汉字:汉语和华夏文明的内在形式[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90.


    [4]姜亮夫.古文字学[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956.


    [5]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M].邹进译,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1991:1.


     


     


     

    时间:2012-05-25  热度:740℃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见解新颖、独到,有推广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