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隋代城墙上的槐花记忆

    隋代城墙上的槐花记忆


    李 震


        难忘在土城中学。


    1977825,我到土城中学报到。心情自然很高兴,因为这届运河师范毕业生赣榆籍的就有近90人,只有五位同学被分到中学,其余都到小学。校长李鑫如,对我非常热情,并说对我比较了解,是运河师范的高材生,很是欢迎我,并鼓励我工作要大胆。


    任务下来了。我担任高一(1)班班主任并教语文,每周6节语文课;兼教高一(1)班和高一(2)班政治,每周6节;再兼初一绘画2节。


    26日领书发书,和同学见面。教室是三间旧瓦房,门窗陈旧,墙壁斑驳,蛛网满梁。我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后,要求60位同学每人写一份新学期的决心书。决心书收上来了,想办个墙报专栏,可墙壁坑坑洼洼,不好张贴。28日正好是星期天,我就带领班级干部等十多位同学粉刷教室。用手推车推来泥土,学生在家带来小麦芒皮掺进泥土,加水用脚踩成泥浆,这样可以防止干后墙上裂纹。待墙壁干透,再用白石灰水粉刷。党的“十一大”在八月中旬召开,教室后墙就布置了学习党的“十一大”精神的体会文章;另外黑板两边还各有一个“班级生活园地”和“阅读与欣赏园地”。在29日召开的第一次班会课上,我主讲了五方面内容:学习“十一大”文件、文化学习要求、遵守纪律、爱护公物、表扬星期天劳动的同学。接下来在开学后的五十天里,我积极引导学生开展“五评”活动:评思想,评学习,评守纪,评团结,评干劲;还和学生开展“两办”活动:办文学专刊和星火小集。在31日的开学典礼上,我又作为新教师代表在大会上发言。


         我在土城中学工作的日子里,我和学生一起学习和发展,这是我那段生活的重要特征。除了备课、上课、家访,就是读书和写作,我几乎放弃了周日回家的时间。学校的图书并不多,共三个书橱,都交给我管理。我的一间办公室三用:寝室、图书室、办公室。


         每天早上伴着黎明读书。学校东面是一片高大的杨树林,天蒙蒙亮,我就会在杨树林中漫步读书。秀丽的白杨树干,乳白中微微泛着青色;鸟儿在枝头上跳来跳去,偶尔有着欢乐的鸣叫;晨光中树叶柔和地翻动着,像是轻轻地拨动着琴弦的弱音;当有了阳光,整个树林光亮起来,活跃起来;白杨的树影和我的身影长长地躺在地上,人和树似乎显得都高大起来了。诵着唐诗,吟着宋词,或许背着《白杨礼赞》、《醉翁亭记》,我感到浑身的愉悦,浑身的清爽,浑身的朝气。


         我在1978211写了一首《书怀》诗:


                 少壮常有风云趣,


                 诗书伴我至夜中。


                 试笔苦练新风调,


                 借鉴尽览旧画工。


                 杯土不辞泰山就,


                 细流尽汇四洋通。


                 学海求索迷茫处,


                 匆匆归来拜马翁。


        这基本上是我那段生活的写照。


            待周六的工作结束了,王宜山弹琴,张定先拉二胡,我吹口琴(只会几只曲子),潘元良和徐德义合唱,《沙家浜》或者《红灯记》选段、《浏阳河》、《王二小》就是我们的传统节目。每当这时,很多老师都会过来参与,一起加入合唱的队伍,校园里充满了和谐和欢乐;每当这时,我们也就忘记了工作条件的艰苦。


         年轻的同事结婚,大家都会去祝贺的。1980113,体育老师潘元良结婚,我们想送个条幅给他,鼓动我写一首诗,让擅写隶书的徐立仁老先生抄在宣纸上裱好。记得诗是这样写的:


                 东方彩云开,


                 嘉会不平常。


                 举家皆欢喜,


                 宾朋乐尽觞。


                 娥娥风采女,


                 奕奕英姿郎。


                 同志比翼鸟,


                 施翮凌云翔。


        写好后,几位语文老师品品,觉得有点味道。喝喜酒时,我们把它挂在喜房里。


           1979129,县文教局在城头中学举办初中语文教学观摩课,上课者是当时很有名气的徐茂林老师和周秀兰老师,他们分别执教《白杨礼赞》和《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我和王益山老师在返回土城时路过塔山水库边上的子贡山。时夕阳西下,阳光,山,松,湖水,景甚美。我建议一游。子贡山,说是山,不过小丘而已;但很有名气。传说孔子相鲁时,曾派能言善辩的子贡去齐国做说客,子贡完成使命后,又自齐至吴,途中遇雨,淋湿了书。子贡便在万松山上打开书囊,把书摊在一块大石头上晾晒。后人为纪念此事,便将万松山改名为子贡山;那块石头便叫端木书台。《光绪赣榆县志》中将此处列为“赣榆八景”之首。小山一面傍堤,一面临水。山上多为落叶树,松树稀稀落落,“万松”已名不副实了。烟波浩渺之处,两只小船竞相疾驶;西岸落日之处,一缕烟柱冲天而起;脚下山石嶙峋,有为磐石者,有如方凳者,有如蛤蟆欲跳者,有如雄鸡引颈长鸣者。石虽不多,但千姿百态。东面为小塔山,北面为大吴山。我想起了“塔山飞坝接子贡,大吴山前锁蛟龙”的诗句。我很喜欢此处,工作之余经常来此发思古之幽情。记得也曾整理过民间传说,如《二郎神怒鞭小塔山》、《捡金豆子的故事》、《鞭打芦花》等。


           土城中学的教风经过李鑫如校长的管理引导,逐步好转。数学教师张定先是我县初中的骨干教师,他要开公开课,非得要我和王宜山老师去听试讲课不行。我记得那是19791211,我们三个人,一个讲两个听,很有趣,因为两个听课的都是语文老师。语文组老师经常在课余时间相互考语音和字词,再相互纠正。因为方言的影响,平时说话不觉得有什么困难,可是一读书问题就来了。王俊元老师“sh”“s”不分,在读“飧”时练了好长一段时间,要知道他已经五十岁了。


            土城中学就建在土城墙下。土城建于隋代,据说是夏王窦建德占据土城称王时所为,窦建德接受了孔德韶的建议称夏王,时间应是在伍德元年(公元618年)。土城为梯形,底阔上窄。城墙底宽约二十米,用土分层夯筑。保留并不完整,多为村民用土所挖,断墙残垣上长满了槐树和青草。每到五月,似雪的槐花,一片白色锦簇。这时候我们几个语文老师吃过晚饭,就会沐浴着夕阳,攀到城墙上置身于槐花的香气里。在纤叶与绿枝之间,槐花,密密匝匝一串串,遮遮掩掩一簇簇;不施粉黛的天然芳姿伴着清香,枝头花间忙碌着嗡嗡嘤嘤的蜜蜂,真是令人陶醉。每到秋冬,槐树黄叶飘零,黑黑的带刺的枝在秋风中挺立,残垣断壁上枯草衰败,天空凝重而深邃,又是另一番景象。似乎令人感到历史文化的久远,就像城前两棵千年的白果树一样。


            1981121,正在宿舍里读孙犁的《荷花淀》,李鑫如校长叫我到校长室,进门就问:“你还去进修吗?”我感到很突然:“怎么?我不是在等通知吗?”“还是不去吧?我考虑来考虑去,觉得去没有意思,学不到东西。”停了一会又说:“再说,我不希望你走。”我知道,李校长对我一直很好,悉心培养我,我自197812月入党已经是有着两年多党龄的党员了。但我态度很坚决,说只要考上就一定进修,因为我太希望学习了。这时候,李校长拿出一个信封说:“给你。”我一看是徐州教师进修学院的信封,知道来通知书了。李校长说:“来了几天了,我不想让你走,所以没有把通知书及时给你。”我开心地笑了,因为我在111参加招生考试后,一直等待着。打开信封见到通知书上要我于“一九八一年二月十九日前持此通知书报到”。


    我于214参加了县第八次人代会之后,终于在一个暖融融的春日,带着新的梦想和新的憧憬,告别了校园的白杨树林,告别了城前的白果树,告别了千年土城上槐花的清香。


     


     


                                     

    时间:2010-01-13  热度:246℃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